澳门网上新赌场 - “妈妈离去后,我晚上回家再也没有馄饨吃了”

发布日期:2020-01-11 17:44:14阅读:1244

澳门网上新赌场 - “妈妈离去后,我晚上回家再也没有馄饨吃了”

澳门网上新赌场,sayings:

我昨晚约朋友吃饭,她发给我这段话:

其实,我们经常有这种“饥渴”:

肠胃像是被勾住了,明知道不能实现,但却特想吃亲人做的某顿饭。

这饭往往不是什么高级的饮食,可它的难得在于,它有自己的归属地的,离开那里,只会变味。

有个读者说,自己在外 10 年,周末一个人在家叫外卖时,经常想吃姥姥做的辣椒煎蛋,但自己怎么着,都炒不出记忆中的味道。

他说:3000 km的距离,终于明白为何当初家人执意不愿我离开。

作为一个同样在外飘的人,每次吃到小时候熟悉的饭菜,那些味道和记忆,就像是从家乡那条久远的巷子里扑面而来。

人对食物的记忆就是如此绵长,小时候亲人培养出的饮食习惯,一旦形成,无论你走到哪,都没法忘记那里的味道。

一回到亲人的饭桌上,年龄再大的人,也能做个小孩。

最好的味道,你已经尝过了。

作者:新世相的朋友们

小时候,

家人永远知道我们的爱好:

我们的饮食偏好,

像胎记一样隐秘,

只有最亲的人知道它在哪里。

“小时候每天早晨妈妈给我打豆浆、下面条,

现在再也没人特意为我做早饭”

@小树林君

高中时,妈妈每天早上 5 点起床,给我打豆浆,下面条,每次摆好放在桌上。

习惯晚起的我,都没有时间去吃,永远都是背着书包直接出门。

现在大一了,依旧没有吃早饭的习惯。虽然课业自由了,时间充裕了,但再也没有人为你特意起床做早饭了。

高中三年,我辜负了每一顿的爱。

“想起 14 年前冬夜里,

锅里冒的蒸气,现在还觉得温暖”

@in砰砰砰

印象里,父亲总是外出打工,过年才有机会回家。

寒冷的冬夜,三间瓦房中昏黄的灯光下,是煤球炉上铝锅冒起的袅袅蒸汽。我们一家四口围坐在一起,吃着热气腾腾的白菜炖粉条熬菜。7 、8 岁的我,可以吃一个大馒头。

虽说,在我 21 岁时,父亲突然出车祸去世,家里渐渐衰败了下来。

可这些年来能让我感觉到温暖的,依旧是那么多冬夜里的灯光、火苗与蒸汽。

“爸妈坐在校园里的台阶上,

看我吃完了一整碗排骨”

@小四

我 12 岁生日那天,是个周一。

我妈和我爸拿着一碗排骨,和一大袋猕猴桃来学校,陪着我坐在学校花园的台子上,看着我吃完。

那会是夏天,学校种了大片紫藤萝,香味甜腻,还哪哪都是。我们就坐在那片紫藤萝下。

这个画面是我和家相关,为数不多的快乐记忆之一。

“我没吃姥姥塞给我的油饼,

觉得比不上同学的零食”

@刘中浩

读初中的时候,姥姥怕我上课会饿,每天下午给我送来一块热乎乎的油饼,可当时觉得没有其他同学的零食好吃,我就悄悄带回家。

有一次姥爷发现了,他就亲自下厨,把已经凉透了的油饼切好,炒好鸡蛋,切好火腿肠,把我不喜欢的油饼做成了炒饼。

当时我的房间窗户刚好向西开,落日透过玻璃,照着装炒饼的碗。姥爷就坐在我房间门口的椅子上,静静的看我吃完。

时至今日,无论走多远,看到油饼,或者饭店里的炒饼,就想起那些金色的下午。

“妈妈去世后,

我晚上回家再也没有馄饨吃了”

@六耳猕猴

放学后,我经常在学校和朋友玩,妈妈短信催问一遍又一遍,我却总只回复:放学晚了,等不到车,不用等我吃饭。

有一晚,我玩得忘了时间,不知道下了很大雪。等我到家都快凌晨了。

我又冷又饿的,一进家门,就看着妈妈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馄饨上了桌。瞬间,香油和胡椒的香气在鼻腔里乱窜。

来不及管什么紫菜和香菜,三下五除二就吞了一海碗,直到肚子也变得圆鼓鼓、热乎乎的。太好吃了!

其实一到冬天,我家冰箱就会常备着馄饨,不管我多晚回家,都要吃一碗。可从2013年冬天开始,妈妈生病,去世,直到现在。

冰箱里就再也没这种馄饨了。

不管遇到什么不顺,

家人总在用食物告诉我们:

只要还能享受食物,

一切就都会过去。

“初中我以为自己得了 h7n9 ,

我妈哄我说吃了玉米肠就好了。”

@森森

初中那年流行 h7n9 ,我正好感冒发了烧,被迫呆在学校。当时年龄小不懂事,以为自己得了甲流,要完蛋了!还装模作样的写了“遗书”……

第二天,我妈来学校看我,给我带了好几大包零食,然后坐在我寝室的床上,喂我吃玉米肠,跟我说,不要害怕,一定会没事的,吃完玉米肠就好了。

后来,只要感冒我都会吃玉米肠,我从初一保持到现在。

“我 5 岁那年,下特大雨

和妈妈躲在屋檐下吃小笼包,一点也不冷”

@李桢 cecilia

下雨天,妈妈牵着 5 岁的我从幼儿园回家。

走着走着,我忽然在雨的味道间,闻到街边刚出锅的小笼包,循着味望过去,高高的一列笼屉在冷雨里呼呼冒着蒸汽。

就忽然抱住妈妈不肯走了。一笼,10个,装在塑料袋里捧着直烫手,被雨淋的身子好像一下子就被暖过来了。

躲在屋檐下,我跟妈妈你一个我一个分着吃,谁也不许连吃两个包子,那个味道至今都忘不了。

“吃了妈妈给我做的鱼香茄子,

我感冒就好了”

@jikiohh

我 11 岁那年,独自坐了四小时汽车来到爸妈工作的城市,傍晚的时候觉得脑袋昏沉像是发烧了。

正睡的迷迷糊糊就闻到从厨房飘来的香味,妈妈轻轻地推醒我说吃饱了带我看医生,桌子上只是简单的鱼香茄子和一盘青菜,鱼香茄子有点咸。

吃完之后诧异的发现烧已经退了。

现在我19岁,每次发烧都无比想念的那道鱼香茄子,可妈妈已经离开三年零六个月,我再也吃不到了。

“高三那年,

边吃后妈深夜给我煮的面,我边哭,

像是想要快点把高三的苦一下子都哭完。”

@小鹿

我高考时家住得远,为了我来去学校方便,后妈说服我爸,在学校附近租了一个很小的单身公寓。

我住在里面的房间,有空调和大床。她住在外面的小客厅,睡在一张小小的弹簧床上。

有一次我考的很糟糕,她都睡了,我还睡不着,就悄悄出去和她挤一张小床。刚躺下,就看到床尾放着本摊开的《专业选择大全》,上面用红线画了好多圈圈和五角星。

沉默了一会儿,我看着那些红圈圈和五角星,小声哭起来。

她一开始没做声,过了一会儿,起身说,我给你下碗面吧。

我没回话,继续非常努力地哭,像是想要把高三的苦一下子都哭完。

长大后,

食物是我们对家人的一种宣告:

我能喂饱自己,也能离得开你。

然后带着或感恩或怨怼的心,

和家人分离。

10

“奶奶临终前什么都不吃,

却吃下了一整碗我给她做的手擀面”

@ 依依zoé

手擀面是跟奶奶学的,奶奶(活到 98 岁)年纪大了之后,几乎每天是吃面条,得到奶奶临终消息的那天,我在北京家里带了一小袋我认为最好的面,想回去做给她吃。

到家后才知道奶奶已经两天不吃东西了,谁劝也不吃。我倔强的做了一碗手擀面,说吃不吃我也要做。

结果奶奶竟然坐起来吃了一整碗,边吃边说特别好吃。

11

“父亲肝癌住院时吃什么吐什么,

我做的玉米炒排骨,

他却忍着吐吃完”

@自由是种病

父亲被刚查出肝癌晚期住院做介入手术时,吃什么吐什么。

我没做过饭,就自己摸索着蒸了排骨,炒了个玉米粒,劝他要吃东西才能快一点康复。

他吃得很辛苦,却忍住不吐出来,边吃边说很好吃,以后天天也想吃女儿煮的。

他吃的很高兴,我却看得泪流满面。

12

“年夜饭有人找我爸外出打工,

我妈沉默了好一会,说他去世了”

@酒的微博

去年除夕,我们沉默的年夜饭。

有人到访,问“是吴师傅家吗?吴师傅在吗?”

一阵长的沉默……

吴师傅是我父亲,木匠,52岁,去年腊月,病逝。第一个缺爸爸的除夕晚餐,有人找他开年去做工。过去了很久很久,我妈才轻轻对来者说:

他去世了

。20岁以后是没有爸爸的人了。

13

“把奖金给我爸爸后,

他敬了我一杯成人礼的酒”

@列泊陳思

前几年过年时,我第一次把奖金包成红包给爸妈。

我爸本来就不会很直接的表达感情,他看着红包什么都没说,可能是不好意思,所以没抬头看着我。

然后举着酒杯,低着头和我说:“来,咱俩喝一杯”。

那是他第一次让我喝酒,虽然经常在外面也喝,也是我第一次在家人面前喝酒。

可能在他眼里,只有真正长大才能喝酒吧。